<acronym id="24u2w"><center id="24u2w"></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acronym>
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論文 >> 民商法 >> 查看資料

虛擬財產繼承問題研究

發布日期:2019-06-19    作者:丁嫣律師
【摘要】 現代網絡信息技術的發展,催生出虛擬財產這一新興的財產類型,《民法總則》雖對虛擬財產有所提及,但該轉至性條文僅表明對虛擬財產的保護可依照其他法律的相關規定。而作為一類相對特殊的財產類型,相關法律應如何針對其與其他財產的差異界定其范圍與類別,它本身所固有的特性又將導致其在繼承領域需遵循何種有別于其他財產繼承的規則,在繼承分配與管理環節又得如何針對其范圍與類型對相關責任人科以必要的配合等義務,以最終做到全面保護公民對其享有的財產權利得到全面實現,這些都是我國民法繼承編修訂過程中應予規制的內容。
【全文】
從國內首例網絡虛擬財產失竊案開始,網絡游戲裝備率先以虛擬財產的特定形態走進民眾視野且備受關注。[1]
而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虛擬財產的類型已經不再僅限于網游裝備,無論是用戶在網絡中存放的電子文本、影像、數據、音帶、網頁,還是網游中的虛擬裝備、虛擬貨幣,以及目前實體店鋪最強勁的對手——網店等,其種類龐雜,數目繁多,用戶為之付出時間、精力甚至大量投資,網絡上甚至已經存在針對部分虛擬財產的交易平臺。虛擬財產如此大量涌現也導致相關糾紛不斷增多,但直至我國《民法總則》將虛擬財產一詞寫入法條以前,我國法律對虛擬財產的規定始終空白。針對此現狀,我國《民法總則》127條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北M管該條文對虛擬財產的概念、范圍、分類等均未做出規定,對其保護方法或救濟更未設定,僅具有宣示與指引作用,但它畢竟對虛擬財產應予民法保護進行了確認,也從基本法的層面對完善虛擬財產的法律規制指明了途徑,不失為一進步。至此,經過長期的爭論,我國立法上總算對虛擬財產有了一個明確態度。但從草案一審稿到最終通過的條文變化可以看出,對是否應將虛擬財產直接納為物權客體予以保護在立法上也還存在不同的看法。故從二審稿開始,便一改一審稿中將之納為物權客體的辦法,轉而規定由相關的法律做出具體規定來規范。由此,對虛擬財產的規制,仍必須靠相關法律的完善來完成。而民法典繼承編的修訂,不失為解決虛擬財產繼承與移轉問題規制的最好契機。
一、虛擬財產納入現有遺產范圍的必要性
(一)財產的內涵與外延
剛頒布的《民法總則》雖然終以轉引性規定承認虛擬財產為民法的調整對象,但具體調整規范還有待于其他法律來補充完成。首先,
對財產應如何定義?其范圍如何?即使在德國民法,也沒有關于財產的概括性規定,也缺乏關于法律后果的一般性規定。因在其看來,此二者也都是不必要的,因為財產概念不會在本質上產生什么困難。[2]而對其含義的理解,正如學者所言,理解財產含義的最好辦法是,看一看一個擁有資產的人在臨終時會留下點什么。[3]對此,《德國民法典》第1922條第1款便規定,“在某人死亡(繼承開始)時,其財產(遺產)作為總體轉移給一個或一個以上的他人(繼承人)?!盵4]可見,生者死亡時留下的,便多作為遺產轉移給他的繼承人。但在實踐中,生者死亡時留下且轉移給其繼承人的遺產,不僅包括實物意義上的物即有體物,還包括一系列非實體性的抽象物,如股權、債權等。很多抽象物價值不菲,但其價值并不直接附屬于任何實物客體,而是屬于人思想意識的創造物。而且,在現實生活里,個人財產里最具有價值、最值錢的部分往往是這些抽象而非實體性的物。在實踐中,這些被當作權利的東西便稱為財產。而“物”一詞,在日常生活中,它通常指的是有體物。這種通常的用語習慣甚至已被德國民法典正式作為唯一正確的法律用語,或者說,德語中的物即是有體物的對應詞。[5]即財產與物有明確的分別。正如學者所闡明:“權利的集合是財產。而財產僅包括權利,不包括物。如果財產清單中除債權、質權和知識產權外還列舉了動產和土地,那么這只是因為在一般語言慣用法中經常將‘物’和‘對物的所有權’相提并論?!盵6]
依德國學者觀點,原則上,一個人的財產是由這個人所有的具有金錢價值的各種權利的總體構成。即財產是一個綜合體,是各種權利的總和,并和特定的人相聯系,而這個人就是財產的持有人。而且,《德國民法典》意義上的財產只是一個對人所有的全部權利的綜合標志。它不是一個統一的處分行為的客體。[7]因此,作為處分行為客體的財產,在生活中就具體表現為現實的物,包括有體物與無體物??梢宰鳛楣褙敭a對象的,其范圍更是遠遠大于既定法所明確規定的具體“物”。當這些對象,包括一切“物”被納入法律調整范圍,且作為權利主體的支配權所可能涉及到的權利客體或權利標的時,從種類上說,可將其分為物、精神財產和權利。物作為有體的標的,可以在實體上被控制、占有,其有體性使其容易區別于無形財產和權利。精神財產,作為無形財產的智力成果而存在,法律賦予其創作者對其成果享有排他性的用益權及使用權,該對智力成果的支配權便為知識產權。而在權利中,只有財產權利能夠成為支配權的客體,它包括物權、權利上的權利、債權等,知識產權也包括在其中。而虛擬財產,作為隨互聯網技術發展而出現的新型財產樣態,雖然在《民法總則(草案)》初稿中曾以物權客體的形式進行規定,在最終通過的《民法總則》條文中,又取消了對其以物權客體的限定,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就不屬于財產的范疇而不受相關規則的規范。[8]
(二)虛擬財產是民法調整的當然對象
即使在古羅馬,人們所稱的物,也是指除自由人外而存在于自然界的一切東西,不管是對人有用的,無用的,甚至有害的,均屬于廣義的物。后來,隨著法律和法學思想的不斷發展,羅馬法逐漸把物限定為一切人力可以支配、對人有用,并能構成人們財產組成部分的事物,在優帝《學說匯編》中,它包括有體物、權利和訴權,又稱“財物”,這是狹義的物。[9]正如在一個有資產的人離去后,在其留下的各種財產中,除部分可稱得上是實物意義上的物外,大量的卻是有體物之外的諸如權利或利益這些抽象物。而且,正因為它們具有價值,是人的意識的創造物,可以根據用途任意選擇其類型,其功能也可以相互結合,故不管這些物有多么抽象,財產法律家對抽象物都給予了比有體物更多的關注,并以各種手段盡量將這些權利和利益轉化成物。[10]借此,人們可以通過擴大物本身含義所限定范圍的方式來擴充法律關系中的客體,以使新類型的權利或利益得以納入到現有的法系體系當中,以使物這一人之外的,通過感官能夠感覺到或觀察到的永久性客體的內容得到極大的豐富與發展。同時,法律再以明確的規定對之予以完善,以此規范我們的生活。由此,借以物的類型的擴展,財產的內涵與外延便均可得到極大的豐富。
依羅馬人對“繼承權”所下的定義也可對此進行解理,依其定義,“繼承權是對于一個死亡者全部法律地位的一種繼承”。意即死亡者的肉體人格雖已死亡,但他的法律人格仍舊存在,毫無減損地傳給其“繼承人”或“共同繼承人”,(以法律而論)他的同一性在其“繼承人”或“共同繼承人”身上是延續下去的。[11]即如公民死亡,其法律地位之下的一切權利都應該由“繼承人”或“共同繼承人”繼承,即使具有人身性質的權利在繼承過程中受到限制,但具有財產性質的一切權利自當可以依法繼承。在此,可繼承的不僅限于物,還包括一切具有財產性質的權利。而虛擬財產作為一種發展迅猛的無形財產,也迫切需要明確的法律規則對之進行規制,物本身所具有的豐富內涵更可以讓虛擬財產作為一種財產類型納入其中,而虛擬財產與現有的財產體系實能契合自不待言。從其產生來看,虛擬財產雖無實物形態,但它無論是通過交易購買,還是用戶自身通過付出時間、精力依規則獲取,非實物形態的虛擬財產已經具備一定的經濟價值,而非僅是一些單純的電子數據記錄,其可流轉性、稀缺性及可支配性等財產特性表明它仍屬于財產的范疇,被明碼標價的虛擬財產在線上平臺還能直接進行交易。這都需要法律對之進行明確規范,如果沒有法律的規范,便不可能成為法律上的權利。依學者觀點,權利是法律為了滿足某人的需要而賦予他的一種“意思的力”或“法律的力”,是“一個確定的、對這個人來說合適的權力關系”。而“法律的力”是指一種規范的情況,即法律制度對權利人的授權,一種“可以作為”,或是一種“法律上的可能”。[12]而且,如果法律不對虛擬財產進行規范,那么將會出現現實社會已經廣泛存在虛擬財產買賣的事實,法院甚至就虛擬財產被盜、遺失等糾紛已經以判決的形式進行解決,即現實已對虛擬財產存在的合法性及所有權進行了肯定,而法律卻無任何具體明確的相關規定對其予以規范的矛盾尷尬現象。
(三)虛擬財產在我國的規制現狀
在我國《民法總則》將虛擬財產寫入法條以前,虛擬財產經由多年的迅猛發展卻始終未能作為一項獨立財產權得到法律的確認,導致其長期處于不受法律規制的狀態。在虛擬財產的產生與發展過程中,網絡服務提供者或游戲開發商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虛擬財產對其所搭建的網絡服務平臺所具有的依賴性,均多從自己角度出發與用戶簽定格式服務協議。在這些協議中,網絡服務提供者往往只允許用戶對其虛擬財產享有使用權,而非對其享有完全的所有權,即使對具有強烈人身屬性的虛擬財產,網絡服務提供者往往也保留著對其享有最終的處置權。由此而來,用戶對自己虛擬財產的權利多得不到全面的保障,更談不上繼承。網絡用戶對網絡服務提供者或游戲公司提供的格式協議條款更無權選擇,而協議條款也多明令禁止帳號的借用、贈與、租用、售賣、轉讓等,而且,網絡服務提供者還單方面規定,如果一經發現帳號使用者非為賬號初始注冊人,其便有權在未經通知用戶的情況下收回帳號,且無需向帳號使用者承擔法律責任。如此單方面的強制性規定,實際上已經直接剝奪了用戶對其虛擬財產的處置權,實踐中發生此類爭議時,虛擬財產的繼承人往往均處于得不到任何保護的境地。[13]而且,也正因沒有法律明確對虛擬財產進行規制,故當實踐中每每發生訴訟,法院做出的判決往往也大相徑庭。
當今,隨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作為全新財產類型的虛擬財產,其數量、種類仍將大幅度增漲。虛擬財產迅速發展的態勢需要國家以明確的法律對之進行規范,而不是任由網絡服務提供者自行制定規則來對公民的財產權利進行限制。因此,在互聯網技術發展的同時,針對現實的客觀需要以法律的手段對虛擬財產規則的缺漏予以填補,全面公平合理保護網絡用戶的虛擬財產所有權尤為迫切?!睹穹倓t》對虛擬財產這類新出現且具有財產利益的新事物予以準確的定位,將其納入現有財產體系,實為必須。而健全相關規則,以形成更為完整的財產法則,鼓勵公民在實踐中努力創造新的財產并對之進行管理、支配,特別是以具體的法律規定對虛擬財產的繼承流轉進行規制,避免權屬爭議無法可依,以保護公民財產處分權得到全面實現,是立法者修訂民法典繼承編,解決民眾對法律的需求,健全完善現代財產法律制度急需完成的工作。
二、虛擬財產繼承問題的處理
從世界范圍來看,對虛擬財產繼承問題的處理,各國的步伐不盡相同。
(一)國外對虛擬財產繼承問題的處理
對虛擬財產的規范與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息息相關。西方國家互聯網技術發展較早,對虛擬財產的關注也早。就虛擬財產的繼承問題,其可依據的規則既包括各網絡服務提供者自行制定的規則,也有明確的法律規范。
世界著名的微博客服務網站推特(Twitter)就曾規定,親屬在提供賬號持有者已去世以及他們有權處理后事的證據后,可以選擇刪除或存檔賬號。而社交網站臉譜(Facebook)也曾公布過類似的政策。關于去世用戶賬戶的處理,該網站系統提供了兩種可選對策:要么刪除賬戶,要么保留賬戶供緬懷之用。這意味著逝者賬戶依然存在于網站的系統中,而且其他用戶還可以到其留言墻上留言。而谷歌在2013年推出一項名為Inactive Account Manager(簡稱IAM)的新服務,即非活躍賬號管理,以方便用戶妥善處置自己“身后”的數字資產。[14]所有這些服務網站的單方規定,僅表明其對虛擬財產所持的態度。其在保護逝者數字遺產上雖然提供了某些便利的處理措施,但并沒真正從法律的層面對逝者留下的數字遺產進行定性與規范。而只有從法律層面對虛擬財產進行規范,才能真正保護公民對其享有的相關權利。
以法律對虛擬財產進行規范,美國的規定甚為明確。2010年12月13日,美國俄克拉何馬州通過了一項法律,將虛擬財產納入遺囑的執行范圍,該項法律已于2010年11月1日起正式生效。立法者希望這項法律能夠提醒人們關注自己去世后的虛擬財產處理問題,比如游戲賬號、付費道具、角色檔案、電子郵件、私人相片等重要的私人資源。同時,立法者也承認這項法律與現有的虛擬服務協議存在一定沖突,但他們也認為,在這些虛擬財產的所有權人去世后,其虛擬財產仍具有價值,應該得到妥善處置。俄克拉荷馬州眾議員Ryan Keise認為,“當一個人去世后,活著的人需要得到合法的授權才能進入到他的虛擬賬戶中,或是按照死者生前遺愿為賬戶做出必要的說明,或是直接將這個虛擬賬戶關閉。比如上傳的數碼相片、往來的電子郵件這些重要的私人信息都需要得到處理。我們鼓勵人們在世時就將自己的虛擬財產也做出處置交待方面的必要說明?!比绻勒咴谏皼]有就去世后的虛擬財產做出明確的處置說明,法院將根據情況決定它的合法繼承人。[15]
2014年8月,特拉華州眾議院通過了《數字訪問與數字賬號委托訪問法》并生效,它是全美第一部較為完善、全面的關于“數字遺產”的新法律。該法律準許在自然人死亡或喪失行為能力后,家庭成員、遺囑執行人以及繼承人有權全權控制被繼承人個人的數字賬戶或社交媒體賬戶。這些數字遺產包括被繼承人的郵箱、Facebook和Twitter賬號等。新立法對于這些虛擬資產的保護非常類似于實物資產。特拉華州也由此成為全美國第一個對網絡數字遺產進行全面立法的州,這部法律也被認為將更好地保護在科技迅速發展的數字時代下普通人的基本權利和利益,該立法在全美起到示范性作用。在此之前,美國大部分州均沒有關于數字財產繼承方面的相關法律規定,更沒有哪一個州頒布如此全面、完善的法案,即使是曾經頒布過相關法律的部分州,如康涅狄格州、愛達荷州以及印第安納州,其也僅僅是賦予繼承人以及代理人部分權利。按其規定,《數字訪問與數字賬號委托訪問法》不僅針對個人的網絡賬戶,而且還包括個人在其遺囑中所涉及的“數字資產”,即聲音和音像資料等。當然,該新法律在受到贊賞及擁護的同時,也被指責與公民的隱私保護相沖突。美國國家隱私和安全聯盟負責人吉姆?哈爾伯特就表示,特拉華州的新法律準許遺產執行人以及繼承人可以繼承家庭成員或者其他相關人包含高度隱私通訊內容的賬戶,這嚴重忽略了對隱私權的保護,“是對隱私權的蔑視”。而谷歌公司也表示,用戶擁有選擇在其死亡后由何人登錄其谷歌賬戶的權利,而這項新法律“忽略”了用戶本身的選擇權。[16]
在德國,數字遺產按照普通繼承財產統一管理。在認定數字遺產具有金錢價值,死者去世后10年內,其數字遺產的財產權都會受到保護。而在英國,其一項調查顯示:53%的人擁有網上財產,包括付費購買的音樂、電子書、應用程序、電影和電子雜志;大約25%的網上財產價值超過200英鎊(約合314.7美元)。近三分之一的調查對象認為,200英鎊這一數額足夠大,應由親人繼承;11%的調查對象已經把密碼寫入遺囑。除此而外,近年來,一些西方國家已經出現專門幫助人們處理數字資產的公司,如美國創業家杰里米?托曼(Jeremy Toeman)創辦的遺產抽屜(Legacy Locker)網站及總部位于美國的管理數字遺產的互聯網服務公司囑托(Entrustet)[17]
除這些國家或公司的規定外,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各國所簽署的《保存數字遺產憲章》1條也強調,數字遺產由人類的知識和表達方式的獨特資源組成。它包括以數字方式生成的或從現有的模擬資源轉換成數字形式的有關文化、教育、科學和行政管理的資源及有關技術、法律、醫學及其他領域的信息。數字資源的形式多種多樣,且日益增多,其包括文字、數據庫、靜止的和活動的圖像、聲音和圖表、軟件和網頁等。這類資源大多具有長久的價值和意義,因而是一種應為當代人和后代人加以保護和保存的遺產。各種語言、世界各地和人類的各種知識或表達方式都可能有這種呈增長趨勢的遺產。
(二)虛擬財產在我國繼承領域的規定
與其他國家一樣,我國法律對財產也未有明確的定義,為便于對財產范圍的理解與把握,以實現《憲法》13條所規定的“國家依照法律規定保護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的目的,我國《刑法》、《民法通則》除列舉具體財產類型如合法收入、房屋、儲蓄等外,分別以“其他財產”或“其他合法財產”的兜底性規定為可能新出現的財產類型預留出可以規范的空間,但對此所言需保護的“其他財產”或“其他合法財產”,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都未曾涉及到虛擬財產的定性及處理等問題,對隨科技進步而出現的新型財產的性質及地位也未有規定予以說明或規范。
在繼承領域,為全面保護公民的財產繼承權,《繼承法》繼續沿用《刑法》及《民法通則》的做法,其3條將可繼承財產以概括例舉加開放式兜底性規定“公民的其他合法財產”的規范方式對公民遺產范圍進行界定。然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條卻又明確規定“公民可繼承的其他合法財產包括有價證券和履行標的為財物的債權等”。如此便以封閉性規定的方式將“其他合法財產”的范圍僅限定于有價證券與履行標的為財物的債權,將遺產范圍隨財產類型擴大而擴大的可能性徹底抹殺。正因該解釋直接排除了“其他合法財產”所具有的開放性適用,也就意味著,如果想將虛擬財產這類新型財產以“公民的其他合法財產”形式納入遺產范圍,就必須停止對該司法解釋的適用或重新對遺產范圍進行界定。而至《民法總則》,其一改過往列舉式規定方式,僅在113條與第124條規定“民事主體的財產權利受法律平等保護”、“自然人合法的私有財產,可以依法繼承”。結合其對虛擬財產的規定,虛擬財產當然屬于公民遺產范圍而需保護,但因缺失具體規則而需于繼承法修訂中予以合理設置。
三、虛擬財產的特性與類型
作為一種新興的財產類型,虛擬財產產生的最主要原因是現代科技的發展及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基于此,虛擬財產與其他傳統的財產類型有很大的不同。欲將虛擬財產納入遺產范圍并對其設置合理的繼承規則,就必須清楚界定虛擬財產的特性、形態及具體范圍,以防止相關法律規則剛制定便與催生虛擬財產問世并促其快速發展的現代科學技術及人們急劇改變的生活模式相脫節而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所以,筆者認為,只有以特征加例示的方式來界定虛擬財產才能準確概括此類財產的范圍及類型。
(一)虛擬財產的特性
1.數字化
虛擬財產作為互聯網技術發展的產物,它具有典型的數字化而非實體化的特點。作為數字化的無體物,它的出現并沒有突破自然法及社會客觀規律的基本原則。其仍然遵循著自羅馬法以來,法律所保護的客體就被分為有體物與無體物這一分類方式。隨著社會的發展變遷,大量數字化而非實體化虛擬財產的出現只是從物的多樣化形態上極大地豐富了財產的具體范圍,并以自己獨有的特點區別于其他類型的非實體化財產。正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制定的《數字遺產保護草案》所言,作為一種獨特的財產資源類型,數字遺產以數字形式生成,或者從現有的資源類型模擬轉制而為數字形式。這種數字而非物理形態,既是它區別于一般遺產的首要特征,也是它得以存在于互聯網絡空間的重要原因。作為人類特有的知識及其表達方式,這些原生的數字資源只有數字形式而無其他形式,存儲于網絡服務器,而內容涉及到人類文化、科學、教育、管理、技術、醫學、法律等各種領域。
在實際生活中,部分虛擬財產從產生開始,就必須依托網絡才能存在,也才能體現出其價值,如微信、游戲裝備、網店等,離開其網絡,其功能便無法發揮,其價值也迅速銳減甚至無價值。而部分虛擬財產是基于現代數字化技術的運用,現實財產具有了數字化的特性而與現實財產相分離,成為了線上資產。正因為如此,虛擬財產往往與網絡等線上平臺不可分離,這種強烈的依附性導致其多不能獨立存在。它的數字化特性也決定人們只能通過網絡才能感知它的存在。它對網絡的依賴性導致其所有人在轉移其所有權時無法完全地獨立處分,而得依靠第三方,即網絡服務提供者。而且,基于它的數字化特性,只要其存在于網絡,財產本身就一直存在,更不存在會消滅其物理形態這一說法。這也決定此類財產的所有人在實踐中不可能實際占有此類財產,它的產生、運用、維護、存儲等得依靠互聯網技術而非財產的傳統營運模式,而且,它本身又存在通過計算機技術在網絡空間中被無限復制的可能。因此,它的存在、發展與網絡技術手段的發展息息相關,而它的數字化非物理形態,讓其在維護、保管、轉移等營運過程中不能完全遵循其他傳統的有形財產所遵循的規則。
2.私密性
因虛擬財產對網絡平臺具有強烈的依附性,而網絡作為一個開放式的大眾平臺,信息的流通與獲取都異常方便,個人為保護自己的虛擬財產不受他人在非允許的狀態下隨意感知、識別、獲取或使用,就不得不通過設置用戶名、密碼等方式對其虛擬財產予以保護。故在實踐中,除少部分虛擬財產被用戶向公眾公開外,虛擬財產多處于用戶個人帳號的保護之下,往往均需通過密碼方能查看與感知。除此外,虛擬財產本身如微信、QQ等聊天記錄、電子郵件等多涉及用戶個人隱私,非經本人允許不得查看或下載成為一種常態。對此類具有私密性質的虛擬財產如果任由他人通過非法手段竊取并公開,這將會直接侵犯虛擬財產所有人的個人隱私權。即使虛擬財產所有人死亡,繼承人依法繼承其虛擬財產后,其也得依照被繼承人生前的意愿使用并管理虛擬財產,而不能如其他傳統財產一般任由其處置。如果被繼承人生前明確表明對其具有人身屬性的虛擬財產不得對外界公開的,繼承人得嚴格遵循其遺愿,如其對外界公開,不僅違背被繼承人的遺愿,也會直接侵犯被繼承人的隱私權。正如前述,國外在處理虛擬財產繼承問題時爭議最大且必須面對的難道就是如何避免侵犯被繼承人的隱私。
3.價格難以確定
盡管只有通過網絡才能感知與識別虛擬財產,但它的產生仍凝結著人類的一般社會勞動,其不僅具有相應的財產利益與精神利益,而且還滿足了現代人生產生活的需求,故其具有價值自不待言。但也正因大多數虛擬財產往往處于用戶通過帳號、密碼方可進入的網絡空間,如果用戶自己不將其對外界開放,他人對此虛擬財產的具體內容與樣態自然難以感知,更談不上識別,故其價值也更難確定。目前雖然網絡上已經出現專門為部分虛擬財產提供交易的較為成熟的網絡交易平臺,游戲的玩家們均可通過此平臺對其網游裝備、虛擬貨幣等進行轉讓、交易,其中的交易規則和程序與普通的網絡購物無異,但這也只解決了虛擬財產中很少一部分的交易問題,而且多限于網絡游戲領域。[18]除該類交易平臺所涉及虛擬財產的價格相對容易確定外,其他大量虛擬財產的價格卻難以確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除網絡游戲領域外,目前并沒有大規模且相對成熟的虛擬財產交換平臺,這對虛擬財產價格的確定也形成限制,而國家對虛擬財產法律定位的長久缺失也延緩了此市場的產生與發展。另一方面,就虛擬財產自身而言,其價值的不可替代性本身也強化了它價格的難以確定。
(二)虛擬財產的類型與范圍
從總體上,可將內容龐雜且仍在發展中的虛擬財產從以下四個方面進行分類。
1.賬號密碼類
帳號密碼類虛擬財產既包括帳號及其密碼自身,也包括在該帳號下的所有信息資源,但不包括網游用戶在其賬號下所配備的游戲裝備、收獲的“寶物”,還不包括用戶的QQ號、微博微信等各類帳號下的虛擬貨幣如Q幣等?;诨ヂ摼W技術的特殊性,公民使用互聯網往往均需注冊帳號并使用密碼登錄。無論是開設網店或提供游戲平臺,還是注冊微信或開立游戲帳戶,用戶均是通過對自己帳號及密碼的支配來獲得對互聯網相關服務的管理和使用權。該類虛擬財產以網店、游戲平臺、微信、QQ、微博、E-mail等帳號密碼及域名為典型代表。
2.文件視頻類
此類虛擬財產以用戶存放于網絡或云盤里的文件視頻、網絡相冊、空間日記等為主要內容。具有用戶原創性或含有用戶原創元素是此類虛擬財產最重要的特征。然而,如果用戶只是將網絡上他人享有相關權利但對眾人公開的文件、視頻、電子相冊等內容收集起來存放于自己網絡帳號名下或云盤里,以方便自己瀏覽、查看,用戶對此類虛擬財產并不享有財產性權利。
3.網游裝備類
該類虛擬財產由網游用戶在網絡游戲中通過游戲活動獲得,或以金錢購買虛擬貨幣再于游戲中根據自己需要購買。它或能提升玩家的戰斗力,或能裝飾美化玩家所操控的游戲對象。從玩家的角度看,不同等級的游戲裝備均是自己投入大量時間、金錢、智力等所獲得的財產,玩家對其自當享有使用、支配、收益及處分等財產方面的權利。也正是網游裝備這類虛擬財產被盜所引發的爭議,開啟了我國對虛擬財產在法律上缺位但在司法中得到認可并予保護的先河。
4.虛擬貨幣類
此類虛擬財產實為網絡游戲或網站在自己平臺所發行的虛擬貨幣。該類虛擬財產或由網絡玩家完成網絡游戲的相應任務后獲取,或由玩家以法定貨幣直接在網絡上購買,或由玩家通過網絡平臺交易游戲裝備獲取。有的網站還允許玩家以虛擬貨幣購買實物,如用Q幣充話費或在網絡商店購買實物商品。
對此類虛擬財產,根據2012年8月1日發布的《文化部、商務部關于加強網絡游戲虛擬貨幣管理工作的通知》的定義,“網絡游戲虛擬貨幣,是指由網絡游戲運營企業發行,游戲用戶使用法定貨幣按一定比例直接或間接購買,存在于游戲程序之外,以電磁記錄方式存儲于網絡游戲運營企業提供的服務器內,并以特定數字單位表現的一種虛擬兌換工具?!卑雌湟幎?,國家只允許用戶以法定貨幣購買虛擬貨幣,在網絡游戲運營企業終止其產品和服務時,對于用戶已經購買但尚未使用的虛擬貨幣,網絡游戲運營企業必須以法定貨幣方式或用戶接受的其它方式退還用戶??梢?,虛擬貨幣在特定的領域內發揮的仍是法定貨幣所具有的功能,而玩家在平臺上對虛擬貨幣的使用與現實世界中使用法定貨幣并無二致。而且,在虛擬財產被正式寫入《民法總則》以前,國家稅務總局在2008年9月28日就曾明確批復:“個人通過網絡收購玩家的虛擬貨幣,加價后向他人出售取得的收入,屬于個人所得稅應稅所得,應按照‘財產轉讓所得’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個人銷售虛擬貨幣的財產原值為其收購網絡虛擬貨幣所支付的價款和相關稅費;對于個人不能提供有關財產原值憑證的,由主管稅務機關核定其財產原值?!盵19]可見,在實踐中我國不僅早已承認此類虛擬財產可如其他財產一樣能夠轉讓、銷售,而且還為交易規定了相應的財產轉讓稅率并予以征收,這實際已經承認虛擬貨幣是公民可以合法買賣的財產。
四、虛擬財產繼承的法律規制
基于虛擬財產有著諸上特性以及隨網絡技術發展仍處于擴大狀態故目前尚未完全定論的邊界范圍,在繼承移轉中讓其遵循其他傳統財產所遵循的規則便無法保障所有人的權利。因此,正如前述,現實的客觀需要已經迫使部分國家或地區為其設置了相應的繼承規則,而這也正是我國民法典繼承編修訂過程中必須完成的任務。
(一)虛擬財產的繼承規則
根據互聯網技術發展的實際,針對虛擬財產的特性與范圍,結合國外對虛擬財產或數字遺產的規定,筆者對虛擬財產的繼承規則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1.可繼承虛擬財產的范圍及規范方式
作為遺產的虛擬財產應是指被繼承人死亡時遺留的個人所有的具有一定財產價值或精神價值且以數字形態存在的各種信息資料,包括網絡帳號、網店、密碼、網游裝備、圖像、影音等。作為民法的調整對象,虛擬財產實為無形財產,公民對其享有的仍然是一種財產上的權利。盡管《民法總則》最終通過時已經不再使用初稿中對其以物權客體的提法,但筆者仍然認為,在相關法律規定對其規范時,仍然應以物權的規定對其設置相關規則。正如學者所言,盡管絕大多數無形財產不應成為物權的客體并由物權法調整,但這并非說物權法完全不能調整這些財產關系,在特殊情況下,物權法關于有體物的規定,也可以準用于無形財產。[20]而且,依據《物權法》2條第2款的規定,無形財產也可以成為物權的客體,并受到物權法的調整??梢?,物權法在特殊情況下調整無形財產是必要的,也符合財產發展的趨勢。隨著社會發展的需要,物權客體的范圍在不斷擴大,對無形財產調整的范圍也在不斷擴大,而虛擬財產作為無形財產中的一部分,自然也應當納入其調整范圍。因此,在修訂繼承法的過程中,應明確將虛擬財產直接納入遺產范圍,并針對其特點以物權的規定設置相應繼承規則。所有人對其享有的權利,可以直接準用物權法的規定,但也必須考慮其獨有特性。同時,基于隨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作為全新財產類型的虛擬財產,其數量、種類仍將大幅度增長,且內容不一,故在對可繼承虛擬財產的范圍進行規制時,應以概括加列舉的方式予以規范,才能既從內涵上把握,也能將今后隨互聯網技術發展而可能新出現的虛擬財產納入遺產范圍,使規定具有操作性與前瞻性。
2.虛擬財產的繼承方式
在所有人死亡后,虛擬財產與其他形式的財產均被納入被繼承人的遺產范圍,遺產繼承人有權按繼承規則對被繼承人的虛擬財產進行繼承?;谔摂M財產的特殊性,在對虛擬財產進行法定繼承時,如有多位法定繼承人,則應充分考慮虛擬財產對不同當事人的意義、價值及不同當事人對繼承虛擬財產所持的態度,盡量保證虛擬財產的價值得到最大實現。對一些有特定紀念意義的虛擬財產,還應盡量保證其精神價值得以實現。同時,由于虛擬財產多與被繼承人的人身相關而多涉及其個人隱私,因此,為保護被繼承人的利益,在繼承人繼承被繼承人此類虛擬財產時,其應受到繼承其他財產時不必受到的限制。即如果被繼承人生前與網絡提供商之間對其特定的虛擬財產簽有保密協議,且明確表示,即使在其死亡后,也不愿被第三人包括繼承人獲知或獲取其特定虛擬財產的,網絡提供商向繼承人提供證據證明被繼承人生前曾確有此意愿后,其有權拒絕將相應虛擬財產轉移給繼承人,而是依照被繼承人的生前意愿對虛擬財產進行處置。如果被繼承人生前與網絡提供商之間未曾簽有此類協議,也未做出此類保密的明確表示的,在其死亡后,如果繼承人提供證據證明其對被繼承人的虛擬財產具有繼承資格,網絡提供商便不能以自己單方面的規定或以保密為借口拒絕轉移虛擬財產予繼承人。
3.虛擬財產的遺產分割
虛擬財產作為計算機互聯網技術發展的產物,與公民其他財產最大的差別便是可以通過計算機技術對此類財產進行復制,它的唯一性或說不可替代性也由此能被在瞬間突破。在被繼承人死亡后,如果存在需要分割虛擬財產的情形,同樣應依據有利于發揮其使用效益和繼承人的實際需要,兼顧各繼承人利益進行處分配。當然,基于虛擬財產實為遺產的本質屬性,任何為發揮其價值而對其予以復制分割的行為,都需以遵循被繼承人的遺愿為基本前提。如果被繼承人死亡時,其意圖讓繼承人共同繼承其虛擬財產的,在繼承人自己無法將虛擬財產復制多份時,網絡服務提供者應提供此便利,幫助繼承人制作相應份數的虛擬財產,如多份視頻、影音文件等。多位繼承人如果對繼承此類虛擬財產達不成協議,可以通過網絡交易平臺對此類虛擬財產進行出售,再對出售后所獲得的金錢依繼承規則進行分配。關于帳號密碼一類的虛擬財產,如果出現共同繼承的情形,網絡提供商也應為其提供必要的便利。
4.虛擬財產的繼承時限
基于虛擬財產往往處于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控制領域,故繼承人繼承虛擬財產時,需向網絡服務提供者提出繼承申請。但因虛擬財產往往具有私密性,故用戶死亡后,除其留有遺囑外,繼承人往往不能及時知道被繼承人留有虛擬財產。而對網絡服務提供者而言,其更不容易知道虛擬財產所有人已經死亡且繼承已經發生的事實。因此,對虛擬財產的繼承,不能像繼承人繼承其他財產一樣只要其沒有做出放棄的意思表示就視為接受繼承,而應適用繼承人知道被繼承人留有虛擬財產后應主動向虛擬財產管理人即網絡服務提供者申請繼承的規則。但對虛擬財產的繼承,應給予繼承人更長的申請繼承時限。當然,也不能隨意給網絡服務提供者增加過重負擔,讓其對無人繼承或無人受遺贈的虛擬財產承擔無期限的管理責任。故建議,繼承人應當從知道或應當知道被繼承人留有虛擬財產之日起六個月內,向網絡服務提供者申請繼承,但最多不得超過一年。到期不申請繼承者,視為放棄繼承。在繼承期間,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盡到遺產管理人的職責,對虛擬財產做好保存管理等工作。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確認用戶已死亡且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其虛擬財產以前,不得刪除用戶在其平臺的帳號密碼、文件視頻、網游裝備、虛擬貨幣、網店等虛擬財產。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確認用戶已死亡且其虛擬財產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后,有權刪除用戶在其平臺的帳號密碼、文件視頻、網游裝備、虛擬貨幣、網店等虛擬財產。如果用戶長期不登錄網絡平臺,網絡服務提供者可依據協議對用戶帳號密碼予以凍結,但仍需對用戶的虛擬財產盡到管理職責。因用戶長期不登錄網絡平臺而對其帳號密碼予以凍結的時間,可由雙方協議規定,但最短不能少于1年。用戶帳號密碼被凍結后,如其欲再次登錄,在其提供身份認證后,網絡服務提供者應準許其登錄。如果用戶持續10年不登錄網絡平臺,網絡服務提供者有權對其虛擬財產予以銷毀。
5.虛擬財產的管理
虛擬財產從產生開始,便依托信息網絡空間而存在,但無論此類財產的占有、使用處于何種狀態,網絡服務提供者或網絡服務平臺只是管理服務的提供者,其與用戶之間訂立的僅應為管理服務合同,網絡平臺中虛擬財產的所有權歸用戶,對一切侵犯虛擬財產所有權的行為,用戶均有權行使相應權利。而且,如前所述,網絡服務提供者在實踐中往往控制著虛擬財產的運營,其所處地位較為特殊且強勢,而虛擬財產所有人卻處于對其財產往往僅有使用權的境地。為平衡二者的關系以保護虛擬財產所有人的權利,相關法律規定應對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權利進行明確限定,防止其利用網絡服務合同限制用戶的虛擬財產所有權。即使網絡服務提供者或網絡服務平臺提供的是無償服務,其也無權通過協議將用戶對虛擬財產的權利僅限定為使用權。而且,在網絡服務提供者或網絡服務平臺不再提供服務時,對虛擬財產的處置也應做有利于用戶的規定。對已故用戶的虛擬財產,網絡服務提供者或網絡服務平臺應以遺產管理人的身份盡到管理職責。
(二)對虛擬財產繼承的立法建議
綜合上述分析,筆者建議,在我國民法典繼承編修訂過程中,對虛擬財產的繼承應做如下規定:
1.針對《繼承法》3條遺產范圍的規定,增加一項:“公民的網絡帳號、網店、密碼、網游裝備、圖像、影音等虛擬財產”,與其他遺產一并構成公民的遺產范圍。同時,應取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條對公民可繼承的其他合法財產所做的封閉性規定。
2.針對《繼承法》29條遺產分割的規則和方法,增加一款:“對虛擬財產的分割,不僅得考慮經濟價值,還應考慮精神價值。分割虛擬財產時有拷貝或復制必要且有可能的,網絡服務提供者應提供便利?!?br />3.針對《繼承法》25條繼承和遺贈的接受和放棄,增加一款:“繼承人應當在知道或應當知道被繼承人留有虛擬財產之日起六個月內,向網絡服務提供者申請繼承。到期不申請繼承者,視為放棄繼承?!?br />4.針對《繼承法》24條遺產的保管,增加一款:“在繼承期間,網絡服務提供者應對虛擬財產盡到管理職責?!?br />5.對法律的準用,單獨增加條文規定:“虛擬財產作為物權客體時,可直接準用《物權法》的相關規定?!?br />6.對虛擬財產的管理,單獨增加條文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對虛擬財產負有管理職責。如果用戶長期不登錄網絡平臺,網絡服務提供者可依據協議對用戶帳號密碼予以凍結,但仍需對用戶的虛擬財產盡到管理職責。因用戶長期不登錄網絡平臺而對其帳號密碼予以凍結的時間,可由雙方協議規定,但最短不能少于1年?!薄坝脩魩ぬ柮艽a被凍結后,如其欲再次登錄,在其提供身份認證后,網絡服務提供者應準許其登錄。如果用戶持續10年不登錄網絡平臺,網絡服務提供者有權對其虛擬財產予以刪除?!薄熬W絡服務提供者有權對用戶已死亡且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虛擬財產進行刪除?!?br />(責任編輯:趙玉)
【注釋】 作者簡介:和麗軍,云南警官學院法學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兼職副研究員。
[1] 2003年12月18日,歷時半年之久,備受玩家和公眾關注的全國首例網絡游戲虛擬財產案在京一審并宣判,原告紅月玩家李宏晨勝訴,如愿以償要回了自己丟失的“武器”。法院判令運營商對李宏晨在“紅月”丟失的虛擬裝備予以恢復,并返還其購買105張爆吉卡的價款420元,以及交通費等其他經濟損失共計1140元。參見《聚焦國內虛擬財產第一案虛擬財產如何保護》,央視國際http://www.cctv.com/news/financial/inland/20031221/100182.shtml,最后訪問日期:2017年2月19日。
[2] 參見[德]迪特爾?梅迪庫斯:《德國民法總論》,邵建東譯,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889頁。
[3] 參見[英]F?H?勞森、B?拉登:《財產法》,施天濤等譯,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8年版,第14頁。
[4] 參見《德國民法典》,陳衛佐譯注,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551頁。
[5] 同前注[3],第16頁。
[6] 參見[德]漢斯?布洛克斯、沃爾夫?迪特里希?瓦爾克:《德國民法總論》,張艷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460頁。
[7] 參見[德]卡爾?拉倫茨:《德國民法通論》,王曉曄等譯,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10-414頁。
[8] 我國《民法總則(草案)》初審稿第104條規定:“物包括不動產和動產。法律規定具體權利或者網絡虛擬財產作為物權客體的,依照其規定?!钡珡亩徃彘_始直至最終的定稿,就改變了初審稿中將虛擬財產作為物權客體的提法,條文均表述為“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br />[9] 參見周枏:《羅馬法原論》,商務印書館1994年版,第298頁。
[10] 參見前注[3],第14-16頁。
[11] 參見[英]梅因:《古代法》,沈景一譯,商務印書館1959年版,第120頁。
[12] 同前注[7],第276-277頁。
[13] 參見《老公去世沈陽女子想找回QQ 騰訊:QQ不能繼承》,人民網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70731/15887575.html,最后訪問日期:2017年2月20日。
[14] 參見《“數字遺產”引國際關注》,民主與法制網http://www.mzyfz.com/cms/benwangzhuanfang/xinwenzhongxin/zuixinbaodao/html/1040/2014-07-15/content-1064222.html,最后訪問日期:2017年3月10日。
[15] 參見《美國立法將游戲賬號劃入遺產你的賬號誰繼承》,新浪游戲http://games.sina.com.cn/y/n/2010-12-13/1059459479.shtml,最后訪問日期:2017年3月12日。
[16] 參見《特拉華州通過美首部數字遺產法》,法制網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40826/Articel11003GN.htm,最后訪問日期:2017年3月18日。
[17] 同前注[14]。
[18] 目前,網絡上最為成熟的由第三方設立提供網游裝備及虛擬貨幣交易的網絡平臺主要是“中國網絡游戲服務網”,它是一家專業為用戶提供數字產品交易服務的電子商務平臺,它提供的服務主要包括帳號交易、網游裝備、網游點卡、網游代練、手游交易、頁游交易等業務,全面覆蓋了數字產品所有的交易需求,為用戶提供每周7天每天24小時不間斷服務。截止2013年底,網站注冊用戶超過7000萬名,日均新增注冊用戶2.5萬名。中國網絡游戲服務網http://www.5173.com,最后訪問時間:2017年3月10日。
[19] 參見《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通過網絡買賣虛擬貨幣取得收入征收個人所得稅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8〕818號。
[20] 參見王利明:《物權法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79頁?!?br />【期刊名稱】《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期刊年份】 2017年 【期號】 4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香港推薦律師
蔣釆穎律師
香港香港
馮倩雯律師
廣東廣州
徐衛東律師
北京海淀區
李曉玲律師
山西太原
李大賀律師
河南鄭州
顏培卿律師
上海徐匯區
陳曉云律師
北京海淀區
趙江濤律師
北京東城區
李軍律師
上海徐匯區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303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澳门葡京赌场-澳门葡京赌场-开户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