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4u2w"><center id="24u2w"></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acronym>
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勞動糾紛案例 >> 查看資料

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6-09    作者:鄒艷青律師

上訴人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翔昇公司”)因勞動爭議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2017)粵0112民初111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請求:一、撤銷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2017)粵0112民初1114號民事判決,駁回郭某某的訴訟請求。二、本案一、二審受理費由郭某某承擔。
上訴理由:一、雙方簽訂的《業務合作協議》明確約定雙方是合作承包關系,一審判決認定雙方是勞動關系,法律適用錯誤。二、即使認為雙方是勞動合同關系,本案也是郭某某單方面解除合同,翔昇公司無需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
郭某某答辯稱同意一審判決,請求維持原判。
郭某某一審的訴訟請求:一、翔昇公司支付郭某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129070元(12907元/月×5年×2倍,期限從2011年11月至2016年11月,計5年)。二、翔昇公司返還郭某某押金50000元。三、翔昇公司返還郭某某車輛油錢6540元。四、翔昇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查明:郭某某為貨車司機,駕駛翔昇公司車輛號牌為粵A×××××的牽引車和號牌為粵A×××××的掛車,雙方沒有簽訂勞動合同。
郭某某和翔昇公司對雙方之間是勞動關系還是業務承包關系存在爭議。郭某某主張其于2011年11月入職翔昇公司,雙方之間為勞動關系,為此提交了社保繳費歷史明細表、社會保險個人權益記錄單予以證明,上述證據顯示翔昇公司為郭某某繳納了2012年1月至2016年11月期間的社會保險。翔昇公司主張雙方之間是業務承包關系,為此提交了《業務承包協議》和《業務合作協議》予以證明?!稑I務承包協議》的有效期從2012年7月1日至2015年6月30日,上面約定翔昇公司提供粵A×××××牽引車和粵A×××××車給郭某某駕駛,郭某某承擔所有直接運輸成本,僅處理翔昇公司承接的運輸業務,雙方以約定的比率分配運輸收入,各負盈虧;直接運輸成本包括(但不限于)燃料費、路橋費、維修費(不包括發動機大修)、養護費、零件費、輪胎費、電話費、停車費、保管費、入場費、違章罰款、GPS使用費等;運輸收入是指以翔昇公司制定、公布的、用于內部使用的集裝箱運輸價格的計價標準,以每一個自然月為一個計費周期的直接運輸業務收入,運輸收入分配比率為翔昇公司占30%、郭某某占70%;郭某某向翔昇公司交納50000元作為保證金,協議終止后,保證金(在扣除各項應扣除的費用包括交通違章罰款等和賠償后)從協議終止日起30天期滿予以退還,但是因郭某某的原因延誤的時間予以相應順延,郭某某個人原因造成提前解除的,保險金不退還;翔昇公司負責承攬運輸業務,依操作規范對郭某某進行統一業務管理,統一調度,對違反管理規定,不配合業務操作者可依照相關規定和協議予以扣款處罰;郭某某有責任執行翔昇公司規定的各項規章制度和相關業務要求,有責任服從翔昇公司的指揮調度;郭某某必須與翔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委托翔昇公司以收入2000元/月的標準,向相關部門交納相應的社保費用,全部社保費用從郭某某所得收入中扣除;郭某某無權擅自將車輛交由他人駕駛;郭某某拒絕接受翔昇公司安排的運輸業務,造成車輛停止營運,以600元/天的標準賠償翔昇公司,情節嚴重的,翔昇公司有權單方解除合同?!稑I務合作協議》的有效期從2015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上面約定的內容與《業務承包協議》基本一致。雙方確認真實性的收款收據顯示,翔昇公司收取了郭某某汽車押金共計50000元。
雙方確認真實性的2015年12月至2016年11月期間的《運費明細表》載明,郭某某每月的實余運費是由收入扣除扣款后計算得出的,其中收入包括運費70%的提成和散貨補,扣款包括油費、GPS費和社保;上述期間平均每月的實余運費為12618.67元;此外,2016年11月的運費計算至2016年11月18日。
郭某某主張翔昇公司于2016年11月18日無故解除雙方的勞動關系;翔昇公司則主張郭某某于2016年12月1日將車輛加滿油并更換了輪胎后主動將車輛交回公司,單方解除承包協議。
另,翔昇公司同意向郭某某返還車輛油錢6540元。
雙方發生爭議,郭某某于2016年12月20日向廣州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裁決翔昇公司向郭某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129070元并返還押金50000元、車輛油錢6540元。2017年2月17日,廣州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穗開勞人仲案字[2017]164號《裁決書》,裁決翔昇公司向郭某某返還車輛油錢6540元,駁回郭某某本案的其他仲裁請求。郭某某于2017年2月22日收到上述裁決書。郭某某不服仲裁裁決,于2017年3月6日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另查,該仲裁裁決是終局裁決,翔昇公司在本案庭審中表示沒有就該仲裁裁決向有權法院提起申請撤銷仲裁裁決之訴。
上述事實有《業務承包協議》、《業務合作協議》、收款收據、《運費明細表》,廣州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穗開勞人仲案字[2017]164號《裁決書》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證實。以上證據經過庭審質證,符合證據規則的要求,一審法院予以采信。
一審法院認為:翔昇公司同意向郭某某返還車輛油錢6540元,一審法院對此予以照準。
本案爭議的焦點是郭某某和翔昇公司之間是勞動關系還是業務承包關系。勞動關系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形成的穩定用工關系,勞動者接受用人單位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工作,在用人單位領取報酬和受勞動保護。在勞動關系中,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形成從屬關系,包括人格上和經濟上的從屬,勞動者服從用人單位的勞動分工和工作安排,遵守勞動紀律和規章制度,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并獲得相應勞動報酬和相關福利。本案中,郭某某駕駛翔昇公司提供的車輛,接受翔昇公司的統一調度,不能擅自將車輛交由他人駕駛,也不能拒絕接受翔昇公司安排的運輸業務,且郭某某還需要執行翔昇公司的各項規章制度,而翔昇公司對運輸業務負有經營管理權,對郭某某的日常運營實施管理,由此可見,郭某某接受翔昇公司的勞動管理,從事翔昇公司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郭某某提供的勞動是翔昇公司業務的組成部分。雖然雙方簽訂了《業務承包協議》和《業務合作協議》,名義上為業務承包關系,但一審法院在前文中已經分析雙方的關系完全符合勞動關系的性質和特點,故一審法院采信郭某某的主張,認定雙方之間為勞動關系。鑒于翔昇公司未就郭某某的入職時間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一審法院結合郭某某的社保歷史繳費情況,認定郭某某于2011年11月入職翔昇公司。此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九條的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扣押勞動者的居民身份證和其他證件,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蛘咭云渌x向勞動者收取財物。本案中,翔昇公司向郭某某收取了押金50000元,違反了上述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當予以返還。
關于雙方解除勞動關系的原因問題。雙方均未就自身主張的解除原因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予以證明,結合雙方確認真實性的《運費明細表》上顯示郭某某的最后工作日為2016年11月18日,故一審法院認定雙方的勞動關系于2016年11月18日因翔昇公司提出并經雙方協商一致而解除。郭某某要求翔昇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賠償金,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但翔昇公司應根據郭某某在其處的工作年限,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紤]到郭某某每月獲得的實余運費并非全部是其勞動報酬,還包括了直接運輸成本的開支,一審法院酌情參照2016年廣東省國有道路運輸業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72179元來確定郭某某離職前的平均工資。綜上,翔昇公司應向郭某某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為30074.58元(72179元÷12個月×5個月)。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九條、第三十六條、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如下:一、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內一次性向郭某某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30074.58元。二、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內一次性向郭某某返還押金50000元。三、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內一次性向郭某某返還車輛油錢6540元。四、駁回郭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0元,由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負擔。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與本院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一審法院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提交的證據對本案事實進行了認定,并在此基礎上依法作出一審判決,合法合理,且理由闡述充分,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雙方是否構成勞動關系的問題。雖然雙方簽訂的是《業務承包協議》和《業務合作協議》,但從合同履行的情況來看,郭某某并無自主決定運輸經營的權利,其需服從翔昇公司作出的運輸業務安排,其也不能自行承攬運輸業務,郭某某從事的并非承包運輸業務的經營性活動,而只是通過駕駛車輛從事運輸活動獲得勞動報酬。一審判決認定雙方構成勞動關系,與雙方的合同地位以及合同實際履行的內容相符,本院予以確認。關于雙方勞動關系解除性質的問題,郭某某主張是翔昇公司無正當理由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翔昇公司主張是郭某某自愿離職單方面解除勞動關系,因雙方均無充分證據證實其主張,一審判決視為由翔昇公司提出并經雙方協商一致解除勞動關系,判決翔昇公司向郭某某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判決結果并未有失公正,本院亦予確認。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法律適用并無不當,本院認可一審法院對事實的分析認定及對相關法律的適用,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受理費10元由廣州翔昇運輸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香港推薦律師
蔣釆穎律師
香港香港
李曉玲律師
山西太原
馮倩雯律師
廣東廣州
陳曉云律師
北京海淀區
畢麗榮律師
廣東廣州
李濱律師
山東濟南
李大賀律師
河南鄭州
王麗俠律師
河南鄭州
何翠主任律師
山東濟南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1812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澳门葡京赌场-澳门葡京赌场-开户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