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4u2w"><center id="24u2w"></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small id="24u2w"></small></acronym>
<acronym id="24u2w"></acronym>
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勞動糾紛案例 >> 查看資料

勞動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6-09    作者:鄒艷青律師


上訴人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下稱安美特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王某某勞動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2017)粵0112民初641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判決:一、駁回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二、確認王某某與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在2003年1月10日至2017年5月23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三、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向王某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275500元。債務人未按判決指定期間履行給付義務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0元,由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負擔。
上訴人安美特公司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第一項、第三項,改判安美特公司無須支付王某某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275500元,判令王某某承擔本案訴訟費。
被上訴人王某某答辯稱,同意原審判決結果,不同意上訴人的上訴請求與理由。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判決查明事實一致。
本院另查,二審中,安美特公司要求提交如下材料作為二審新證據:2017年2月14日到2017年4月12日通過電子郵件確認的由王某某經手的應錄入TCSP的實驗物料申請表。涉及實驗物料6649KG。提交上述材料擬證明電子郵件確認的王某某應錄入TCSP的實驗物料申請數據。王某某只需要錄入的數據是其本人經辦的申請表的數據,跟其陳述的別人申請需要他作為倉管發放的量沒有關系。二、9、公證書[(2018)粵廣南沙第13078號],王某某在2016年錄入的實際錄入量為1705KG。2017年1月到離職前實際錄入量為252.106KG。有本人實際簽名的紙質申請表中同期應錄入量為13110KG,通過第一組證據中證明的電子郵件方式經辦的應錄入量為47045KG。其實際錄入量共計1957.106KG,應錄入總量為47045KG,錄入率僅為4%。按其簽名的應錄入量13110KG計算,則錄入率僅為15%,均遠低于其工作職責中需要完成98%的錄入量。擬證明王某某在2016年1月到離職前的實際錄入量。三、10、公證書[(2018)粵廣南沙第13119號],王某某在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8月30日的錄入的實際錄入量為1705KG,擬證明自2016年9月30日開始,王某某實際未在TCSP錄入任何的實驗物料數據。四、11、公證書[(2018)粵廣南沙第13079號],如讓人賬戶或王某某本人賬戶登入TCSP系統后對王某某已錄入數據進行憑證取消操作,系統會如實記錄該憑證取消操作的數據及操作時間,并同步顯示在列表中無法隱藏,但不改變王某某本人已錄入的任何數據。證明公司提交的第二組、第三組證據中的公證書(13078、13119)在系統中匯總導出的數據為王某某實際錄入數據,是未經任何刪改的真實數據。12、公證書[(2018)粵廣南沙第13077號]及附件的翻譯件,王某某用戶界面出現“CHANGEDBYANNIE_WU”、“SAVED”的原因是王某某離職后,經申請并經王某某所在部門負責人郭言明同意后,安美特公司的德國總部TCSP系統管理員ANNIE-EVIE_WU于“2017年6月13日”在TCSP系統后對王某某賬戶進行了鎖定操作后發生的標記。13、公證書[(2018)粵廣南沙第13101號]及附件的翻譯件,一審證據中王某某系統用戶信息界面中的ANNIE_WU實際上與ANNIE-EVIEWU是同一用戶,體現ANNIEWU在“2017年6月13日”執行鎖定操作的界面截圖及其對CHANGEDBY和SAVED的含義和產生原因的說明,即“CHANGEDBY”指ANNIE-EVIEWU作為德國總部的TCSP管理員基于王某某賬戶鎖定的申請對王某某的賬戶進行鎖定操作,使王某某的賬戶在2017年6月13日之后不能再操作,而不是指對王某某已錄入數據被修改;“SAVED”指該賬戶鎖定操作已完成。提交上述材料擬證明王某某在TCSP系統中個人賬戶截圖中出現“CHANGEDBYANNIE_WU”、“SAVED”的原因和含義,和公司提交的王某某在TCSP系統中已錄入的數據量未經刪改。一審提交了王某某紙質版簽名的申請表和電子郵件經辦的申請表,二審僅使用公證書的方式補強了一審的電子郵件申請表。
王某某不同意上述材料作為二審新證據,質證稱:1、安美特公司提交的證據無法證明王某某錄入數據不符合職責要求。2、由于電子證據的真實性受網絡的無形性、網絡技術的復雜性和網絡證據易修改性的影響,因此,電子證據保全公證時必須認真、仔細、客觀、真實,在公證的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現漏洞,必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公證程序規則》、《中國公證協會辦理保全證據公證的指導意見》、《電子簽名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3、依據《中國公證協會辦理保全證據公證的指導意見》第十五條的規定,安美特公司所提交的《公證書》保全的電子證據均系安美特公司委托代理人自行使用其攜帶一臺戴爾品牌筆記本電腦、自行操作打開相關電子數據文件、登錄有關系統操作,并不符合該指導意見的規定。4、電子郵件證據保全公證分為兩類:一是對保存在公共平臺電子郵件服務商服務器上的原始狀態電子郵件的證據保全公證,如使用第三方專業的電子郵件服務(新浪電子郵箱、雅虎電子郵箱、網易電子郵箱等);二是對已通過Outlook、Foxmail等郵件管理工具,將互聯網上原始狀態的電子郵件下載到本地電腦,保存在本地電腦硬盤中,已經改變了保存位置和方式的非原始狀態電子郵件的證據保全公證。本案電子郵件的證據保全恰恰是第二種。郵件管理工具下載保存到本地電腦硬盤中的公證電子郵件證據,由于此時電子郵件已經改變了保存位置和方式,其相對于保存在公共平臺服務器上的原始狀態電子郵件來講,其性質屬于復制文件。因此公證機構在公證保全證據時,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22條“調查人員調查收集計算機數據或錄音、錄像等視聽資料的,應當要求被調查人提供有關資料的原始載體”的規定,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故本案公證的電子郵件屬于非原始狀態電子郵件證據,即使經保全公證,其證明效力亦不足以作為單獨定案依據。5、針對第十二、十三份證據,王某某認為系統保存數據的回復系與安美特公司存在利害關系的TCSP系統管理員進行的,屬于證人證言,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十五條、第六十九條的規定,不足以認定本案爭議的TCSP系統未經修改。6、本案公證保全的電子證據時間分別系2018年3月27日、2018年4月13日、2018年4月16日,距離王某某離職時間將近一年,因此,經由安美特公司委托代理人自行打開下載在本地電腦中的文件即便進行公證,已經難以保證文件數據是否有刪減。7、安美特公司能夠鎖定王某某賬號,能夠調出王某某的賬戶信息,有系統管理員進行管理,能夠登錄王某某賬戶做公證,可見安美特公司可以對王某某的賬戶進行管理、修改。8、王某某離職時間系2017年5月23日,安美特公司主張于2017年6月13日對王某某的賬戶進行鎖定,意味著王某某賬戶被鎖定之前,無法證明錄入數據是否經過刪改。安美特公司主張中國區的系統管理人員沒有管理權,德國總公司和安美特公司是關聯企業,無法證明安美特公司公證保全的證據沒有經過第三方的修改。綜上,王某某認為安美特公司二審提供的《公證書》不足以證明王某某在職期間申請物料的數據記錄以及系統錄入記錄未經刪減。
本院認為,本案主要爭議焦點在于安美特公司是否應向王某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雖然根據雙方確認的安美特公司制定的《員工手冊》所確定的獎懲條例,王某某被記過加警告一次,安美特公司可以單方解除合同。但雙方對于安美特公司對王某某作出警告處理的事實依據存有爭議。安美特公司主張王某某未按照工作職責要求將實驗物料數據正確錄入TCSP系統,實際領料數量與錄入系統數量存在較大差距,經上級主管提醒仍未在規定時間內補錄遺漏數據,據此對王某某作警告處分。經審查,雖然安美特公司已經明確規定且王某某亦清楚知悉安美特公司規定的相關數據的錄入比例要求,但有鑒于:安美特公司提交的用以證明應錄入量的《技術中心免費樣品申請表》只有部分有王某某簽名,對于同期沒有王某某簽名的,且抬頭申請人并非王某某的申請表,安美特公司主張納入王某某應錄入量計算范圍,但未能作出合理解釋,因此,本院認定安美特公司主張的王某某應錄入量的客觀依據不足。其二,對于安美特公司提交的王某某完成錄入情況的記錄,王某某不予確認,雖然安美特公司二審中提交了相關公證文件用以證實其下載文件的真實性,但安美特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實其自身開發的系統在王某某離職后相關數據未經刪改。因此,雖然安美特公司分別于2017年4月25日、5月2日以電子郵件方式通知王某某補錄,但由于安美特公司未能明確界定王某某應錄入量,因此,該公司于2017年5月23日以未完成錄入工作為由,對王某某作出警告處理缺乏事實依據。再者,作為用人單位的安美特公司對作為勞動者的王某某負有管理、教育和培訓義務,以便王某某有機會改正工作中存在的不足之處。安美特公司在同一天對王某某作出記過、警告和解除勞動關系的處理,有違程序正當性。因此,安美特公司單方解除勞動關系的理據不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第八十七條規定,王某某請求安美特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合法有據,應予支持。原審法院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提交的證據對本案事實進行了認定,并在此基礎上依法作出原審判決,合法合理,且理由闡述充分,本院予以確認。安美特公司上訴請求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原審認定事實清楚,判決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上訴人安美特(中國)化學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香港推薦律師
蔣釆穎律師
香港香港
馮倩雯律師
廣東廣州
年遇春律師
廣東深圳
葉霖律師
廣西南寧
郎海華律師
江西南昌市
王洪運律師
山東青島
申維豐律師
北京海淀區
陳皓元律師
福建廈門
楊冬梅律師
浙江杭州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1844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澳门葡京赌场-澳门葡京赌场-开户专线